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张掖日报 > 文化 正文

平山湖,神奇的湖

来源: 张掖日报  作者:   2015-06-12 16:11  编辑: 安东


  暮春时节,古城甘州繁花似锦,碧柳扶风,心情同北国小城的春景一样灿烂明媚,和同事们乘车飞驰向闻名遐迩的张掖平山湖地貌公园。

  曾数次到冰沟和临泽丹霞游玩,每一次都被神奇壮美绚烂的丹霞所震撼,除了拍下一张张照片,除了惊叹,就是懊恼自己的愚笨,面对着世间奇景、人间幻境竟如目不识丁、腹内空空如草莽的无知者,无一言一语来赞美和称颂,内心涌动的万千感慨千万情怀不能诉诸笔端。但愿此次不负春光不负卿!

  早就听闻那神奇的湖——平山湖,心儿随着飞驰的车早已飞向那儿。它或许如青藏高原上青海湖一样无边无际碧波荡漾,或许如新疆天池那王母娘娘梳妆的宝镜澄澈明净,或许如八百里洞庭湖“涵虚混太清”“乾坤日夜浮”般波澜壮阔。

  来到平山湖地貌公园大门口,刚下车,便听到欢快的音乐看到大门口搭建的舞台和热闹喜乐的人群,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原来是“最美平山湖,青春梦飞舞”甘州区文化下乡暨平山湖蒙古族乡庆“五一、五四”文艺汇演。看着穿着民族服装的年轻小伙子姑娘们神采飞扬,不禁想“最美平山湖”到底有多美?

  目光被那恢弘雄厚的大门吸引,赭色巨石耸起、叠加、横亘、矗立,如开天辟地洞开天地之大门。让人相信,进入大门一定是别有洞天的神奇世界。

  进入大门后继续向前走几分钟就看到了一号观景台。在观景台向右前方看去,似乎看到了蒲松龄笔下的奂山山市“未几高垣睥睨,连亘六七里,居然城郭矣。中有楼若者,堂若者,坊若者,历历在目,以亿万计。忽大风起,尘气莽莽然,城市依稀而已。”远看红色暗紫的山峦层层叠叠星罗棋布,俨然热闹非凡人口稠密的古都大邑;从东向西丹霞山峦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排列,仿佛披上霞光、群楼林立、车水马龙的现代化大城市。时间仿佛停止了,那儿一定是一个或者几个世纪前烟柳繁华之都,被自然施予魔法而永远定格了。看着眼前的景,内心涌动的或许是对大自然的敬畏,对苍茫宇宙的膜拜,对沧海桑田的感叹。

  目光继续向左,便会看到一座拔地而起的古堡,巍峨、险峻,它该是统辖这座城池的君王的城堡了。沿着傍着城堡的栈道下到了另一个观景台,就是著名的九龙汇海景点。一龙飞腾向游客,其背上有一对紧紧相依的情侣,如三峡上美丽多情的神女峰,只是这一对仙侣我们没有听到他们美丽或是凄婉的神话故事,这也正好给每一位游客无穷的回味。平山湖,这海拔两千多米的高原上最神奇的湖,曾在网络上看到亦真亦幻的哥伦比亚五彩河,虽然它的色彩浓烈鲜明但仍然有水的特质。而我们眼前这“海”天相接的“湖”是静静地舞着,无声地喧嚣着,风起浪涌也是一片安详。曾经看到香港维多利亚港大海夜景,霓虹闪耀使得整片海绮丽梦幻如海底宫殿,如今这一片海怀疑是一道夕阳铺水中,一湖瑟瑟一湖红,堪比维多利亚夜景的绚烂多姿,却更加恢弘壮观,摄人心魄。

  下一个探寻的景观是大峡谷,听说它可以和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媲美,比肩张家界。下到峡谷一路有粗陋的栈道,一些陡直地段有角铁直梯相连,峡谷有些地方仅容一苗条姑娘猫腰穿过,身量肥胖高大者当要侧身缩头付出点辛苦才可通过。峡谷有多深我不知道,但到谷底的时候,正好是十二点,阳光像一把把利剑把宏伟的城堡一劈两半。仰头两边壁立千仞的高峰上一线天,绝对的“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峡谷中的神树,虽然不是粗壮蓬勃,子嗣昌盛,但在这深山巨谷,顽石荒蛮之地能顽强地挺立成树的姿态,就是奇迹。我的目光总被峡谷两旁高峻叠起的山峦所吸引,每一堵石壁每一座高峰都似乎是一座高楼,一个宫殿,一座城堡,一所古刹,一座宝塔。风格也迥异,有的是欧洲古典式建筑,有的是中国古建筑,有的是现代高楼样貌。行走在幽深的谷底,头顶高高的天空几只大雕盘旋鸣叫,我和同伴兴奋不已挥舞着帽子丝巾向这守护神奇大峡谷的武士致敬。我们大声呼唤:“我来了——你听到了吗?”我深信雕们对我们的探访是欢喜也是忧愁。这沉睡了几十个亿的世界来了这么多“天外之客”,会惊醒每一座城堡每一座宫殿和整个城市的梦吗?请相信我们,传达我们的善意吧。最惊险刺激的是旅途的最后——登天梯。“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勾连。”天梯倚绝壁而立,直上直上,钢铁铆钉固定在石壁上,梯子台阶较窄,距离较大,攀登者必须两手牢牢抓住上一个台阶,两脚奋力向上。有人上到一半就腿发抖了,向上离天还远,向下离地也远,只能横下心来,深呼吸,摒除一切杂念勇往直前了。

  回程的时候,车右前方的群峰上白雪与白云相印,有一条白色的冰川镶嵌在群峰间,像极了故宫前的玉带桥。难道,那真是神仙们进天门的“玉带桥”。

  孔子说好的音乐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让人三月不知肉味;我说好的风景,会魂牵梦萦不能忘怀,让人总有“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放不下。(作者:张掖市一中)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