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张掖日报 > 文化 正文

欣赏梨花濯心灵

来源: 张掖日报  作者:   2015-06-12 16:11  编辑: 安东


  俗话说三月桃花四月梨。河西梨花盛开,五月初才敞露胸怀。从新闻媒体上看到张掖九公里园艺场举办梨花节,4月底去观赏,小荷尖尖刚露头,羞羞答答,5月初才一暏芳容。徜徉在白色的海洋,为之震撼惊叹!

  梨花园占地3000多亩,与远处积雪皑皑的祁连山遥相呼应,相映成趣。这里曾是风吹石头跑的戈壁沙漠,经过几代人的巧夺天工,才变成今日一望无垠的良田,但肆虐的风沙无时无刻不在侵蚀蚕食着这块用血汗浇灌的大地。每个梨园周围是两道防风林,第一道防风林是一排排高耸挺拔的白杨,像荷枪实弹的士兵,目光炯炯有神,坚如磐石地坚守岗位,岿然不动。第二道防风林是浑身带刺的沙棘,密密匝匝,纺织成大大小小的筛网,野兔也钻不进,风沙也望而却步。梨花就在这重重呵护之中争奇斗艳。或许,正因为九公里园艺场的梨花获取了这么多关爱,更多了一份妩媚和浓郁。或许,河西走廊的梨花经历了更多的风霜雪雨而倍加素洁淡雅。

  前后两次相距才短短几天时间,梨花就摆脱不了春的呼唤和诱惑而井喷式怒放,一瓣瓣,一朵朵,一簇簇,一片片;重重复复,层层叠叠,堆堆累累,满满堂堂;相互依偎,相互拥抱,相互依恋,相互守望,那么亲密无间,那么生死不渝。洁白的如雪,纯净的似玉,一眼望不到边,像厚厚的毛毡铺在戈壁滩上,石头缝隙中,枝条树桠间,田间土堆旁,仿佛贴上了层层的面膜,穿上了件件白纱。又似漫山遍野的羊群,三五只,四五簇,点缀在绿色的田野上,镶嵌在祁连玉石中,赶趟儿的,一拨又一拨,在河西走廊上游弋。还如远山的积雪,圣洁而高雅,不含一丝杂质,没有一滴污水,不忍心去抚摸,生怕弄脏了她冰清玉洁的圣体,沾染了尘世的浮华,掺和了世俗的名利。又如刚刚出浴的少女,披着穿透白皙玉体的薄纱,在曼妙的音乐中,肆无忌惮地翩翩起舞,舞动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一阵微风吹来,瞬间在空旷的田野掀起不小的风浪,梨花周围的两道防护林左右摇曳,发出惊悚响声,梨树却安然其中,稳坐颌笑,轻盈晃动,虽没掀起层层波浪,但树脚下的各类野菜野花露出真容,绿绿丛丛,花团锦簇,朵朵的梨花落在上面,好像涂上了一层白色胭脂。一只只受惊吓的蜜蜂嗡嗡起飞,悬在半空,刹那间又一头扎进花粉,没命地吮吸。

  三三两两的游人,或行,或驻足,或慨叹,或惊诧,或站在满树的梨花下拍照,灿然的微笑与绚烂的梨花相互映衬在一起,不知是梨花因微笑更加绚烂,还是微笑使梨花更妩媚动人。时不时地有人将梨花放到鼻子下面使劲嗅,那么忘乎所以,那么兴奋激动。这是他们对久违的大自然最纯最真的亲近和热爱,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醉人人陶醉。我也因情感染,触景生情,伸开双臂,微闭双眼,平心静气,深深呼吸着梨花芳香,花香慢慢地、静静地、有节奏感地飘进鼻孔,顺着喉咙缓缓下滑,浸入五脏,游走六腑,沁入心田,灌注全身,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淋漓酣畅,从未有过的如醉如痴。就在这节骨眼上,一群花枝招展的裕固族姑娘银铃般的歌声把我从痴迷中唤醒,整个身心感到从来没有过的轻松和愉悦。

  看着梨花不免思忖。天下的花中,要说白,当数梨花,“占断天下白,压尽人间花”。这种白是纯天然的,是来自事物本身的白,从它含苞待放、怒放盛开直至落入泥土,没有“变节”,始终如一,洁白中来洁白中去。人是万物之灵,从呱呱坠地那一刻,每个人都像梨花一样洁白无瑕,为什么有的人拥有权力之后,或者具有贪腐的条件之后就走上不归路,根本原因是思想的“总开关”出了问题,没有悟出“名为锢身锁,利是焚身火”的现实含义,伸不该伸的手,捞不该捞的钱,直至锒铛入狱。尤其是在当下反腐利剑高悬之下,仍有人不收敛,不收手,既可悲又可憎更可怜。俗话说:“前人跌倒,后人知警”。我们应从中得到警醒,常怀律己之心,常思贪欲之害,像远离毒品一样远离贪婪,像遏制病毒一样遏制贪欲,否则,“贪如火,不遏则自焚。”正如一位哲人说:“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是一种耻辱。”目睹梨花,还让我想到一个累字。当今生活环境下,不论是当权者,还是富有者,甚至凡夫俗子,一个个都喊累。当然,生活本身就是累的,但我们目前面临的各种累归根结底还是欲望之累,攀比之累,占有之累,名利之累。人生赤条条地来,赤条条地去,不论你拥有多少财富,还是头戴多少光环,都是过眼烟云,什么都带不走。若如梨花洁来还洁去,丢弃该丢弃的,放下该放下的,释然生活,怎么会被累字压在身下!(作者:高台县人武部)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