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张掖日报 > 文化 正文

皇城断想

来源: 张掖日报  作者: 王延军   2015-06-26 16:28  编辑: 安东


  王延军

  有一片蓝天任云蒸霞蔚!有一片净土任马儿骋情纵意!有一座雪峰庄严圣洁,有一片草原让人流连忘返……这就是鲜花遍地、帐房簇簇、奶茶飘香的“夏日塔拉”。这片草原与山丹军马场草原、焉支山南北草原天然相连,是令人心驰神往的中国最美的六大草原之一。

  一座城池的历史

  皇城,何等气魄的地名,引人无限遐想。在这片绝美之地,诸多民族演绎着历史的精彩,又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如同掠过草尖的一阵清风。

  每当夏季金露梅盛开的季节,一片金黄色花朵的海洋,冬季茂密的牧草植被一片枯黄,金色连天,便将皇城草原美其名曰——夏日塔拉,意思是“金黄色的草原”,还将新建的“夏宫”美其名为“夏日斡尔朵”,蒙古语意为“金黄色宫殿”,在当时的汉文史料中将蒙古语的意思译写为“黄城儿”。

  我驻足于风霜雨雪侵蚀的古城墙上,看着被凄凄芳草掩蔽的土墩,依稀可辨南城轮廓,布局清晰可见的北城断壁残垣。长河落日,松涛雪峰,似在无声诉说什么,金戈铁马,逐鹿强场、改朝换代、民族争和、爱恨情仇……,让人感到历史的沧桑扑面而来。南城残存土夯城角墩上那些木头椽子腐朽后形成了排列整齐的小空洞,似无神的眼睛,明证了这座东西约300米见方的池城,结构复杂,气势雄伟,固若金汤。我静心体味祁连磅礴拥孤城,明月孤悬照边秋,将军寒夜引弯弓的静美。俯瞰两道早已干涸的护城河,遥想当年“绿水荡漾绕城郭,王妃临水正梳妆”的浪漫。俯身捡起城郭草丛中散落的红绿琉璃瓦当、鸱吻及瓷器残片,似乎触摸到那巍峨宫殿的墙角,听到了马头琴的悠扬,看到阔端、萨伽班智达、八思巴、只必贴木尔等一代代蒙古王朝风云人物在这里驻足和驰骋,历史的气息更加深厚了。

  城池也是爱恨情仇聚集之地。今天,我们无法寻觅长眠芳草之下的阔端、贴木尔等王公们的坟茔。天涯路断,只有娘娘坟孤零零在北山顶上与百草野花相拥,明月清风为伴。秋风起,阵阵雁声,化为对北方家园无尽的思念。

  这片草原,现在宁静祥和,繁衍生息了数千年的生命,去的已去了,来的正在生机勃勃的来,阳光下,一切淋浴着祥和的光芒,平凡而圣洁。

  情歌里的“夏日塔拉”

  夏日塔拉唱一曲流传千年的游牧部落的情歌吧!从马尾做的琴弦上唱起——

  帐篷永远是草原流动的家。清晨,顺着晨曦望去,风中摇曳的草,泛着淡淡的跳动地银光。白色的蒙古包、像朵朵蘑菇在草丛中开放,黑色的帐房,把草原从梦中唤醒,一缕炊烟,在草原上空柔柔地轻扭细腰,如轻歌曼舞的公主。奶茶的甜香,煮浓了牧人的早晨。远处一个遛马的姑娘,扬鞭在芳草中奔驰,两条小辫在晨光中一闪一闪,像一双飞向太阳的翅膀。那跃动在草叶上的枣红马,蹄声得得,惊起几只雪白的野兔。如今,这片草原永无止境的风景,正在经历一场沧桑和变奏。一幢幢安居楼房充满了欢笑,一座座彩钢搭成的板房、羊舍那样的耀眼夺目,皇城水库如镶嵌的绿宝石,碧波荡漾,山水相融、天水一色,云影波光中,透出无限的清丽。还有那色彩斑斓的民族风情景点帐房,都给迷人的草原涂抹上新的色彩。草原是浓郁诱人的。远处“祁连高耸势岹峣,积素凝花尚未消。”近处,野花铺成开来,知名的、不知名的,马兰花、刺玫花、金露梅、火柴花、蕨麻花、山丹花,满眼都是,如同绿绒毯绣上绚丽的花朵。每朵花素面朝天,独立枝头,都能成国;每朵花单跃纸上,都可羞煞异城。然而,草原的花儿们不爱独登舞台,从不自封为明星。她们喜欢把自身的美隐入群体,成群生长,任着性子,结队恣意绽放,汇成了海洋的蓝、晚霞的红、油菜花般的灿烂……万紫千红,把草原点缀得美轮美奂。景随季变,秋天,碧空如洗,白云招手,层林尽染,色彩杂呈,黛绿的松柏林、火红的皂荚林、金黄大麦地、风中摇曳的针毛草,波浪起伏,连绵无尽。冬日,时而漫天飞雪,粉装玉砌,时而残雪斑驳,黄白相间,寂静无声,如同丹青妙手渲染的一幅大美画卷。

  “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跳舞。”能歌善舞是游牧民族与生俱来的禀性,历史上诸多民族都曾在这片草原纵声放歌,放牧牛羊。蒙古少女在草地上盘腿而坐,粗犷、悠扬的蒙古长调,伴着马头琴如泣如诉的婉转琴声,似在向人们述说着草原的沧桑和震撼心灵的久远的传说。卓玛姑娘高亢的情歌穿越时空缥缈而来,久久回荡,说唱老阿爸把格萨尔的故事娓娓道来。尧乎尔少女的红樱帽似营盘地夜晚的篝火,在草丛中跳跃,天鹅琴弦上流淌西至哈至的忧伤。听,牧民们民族风情苑里把新生活放声歌唱,让远方的客人陶醉。

  夏夜是醉人的。傍晚时分的牧羊人,在草地上驻足倾听,驻足倾听的还有马群和牛羊的耳朵,牧羊犬也安静下来了,那些马背上的梦想也随之在寂寞中展开,饱满而又纯粹。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1] [2] 下一页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