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张掖日报 > 文化 正文

野韭菜

来源: 张掖日报  作者: 王延军   2015-08-07 11:44  编辑: 安东


  王延军

  放暑假了,母亲虽然嘴上不明说,但在闲谈中就能听出想回老屋住些日子。因此,一放假就和妻儿陪母亲回到了村子。 </P><P>村子坐落在祁连山深处的山岬岬,四周被绵延不绝的群山环抱,共居住着七八十户人家,村后西营河奔腾不息,清凛的雪水滋养着下游武威几十万百姓。紧挨村子的就是西营河林场,河滩里到处是野生柳树、杨树、黑刺和人工种植的松树、柏树,山清水秀,一幅世外桃源图。

  下午吃过后,和妻儿、侄儿到林场的苗圃里散步,步入苗圃就如同进入了高山植物园,针叶、阔叶、灌木、乔木杂陈其间,肆意的疯长,不同年轮的松树呈现在眼前,仿佛使人亲历生命的历程。儿子兴奋不已,东瞧瞧,西看看,摘下两个拇指般大的青杏,一尝酸到牙根。一股清风徐徐吹来,暗香浮动,几个人顺着香味寻去,原来是几棵沙枣树正开着米黄色的小花,真是寂寞开无主,俏也不争春,默默地为山涧增添一缕芳香。

  走出苗圃,沿着山脚下的小路往回走,妻子无意间提起了野韭菜,侄儿随口说到:“铧尖子台上就有。”我们一时兴起,折向村子前面的山坡,爬上一块不大的平台,这里曾是儿时玩乐的天堂,放牲口、骑毛驴、拾地卷皮、捉迷藏、拔野韭菜和山丹花。站在台上,整村一览无余,每家院里人影清晰可辨,母亲坐在院子里看着小外甥快乐的跑来跑去,儿子兴奋地叫了几声,引来诸多家的狗一阵狂吠。龙鼻子坡似一条青龙将头伸向河水暴饮,蜿蜒的河流如同一条玉带伸向远方,沿河两岸碧绿的田地和树木,人家屋顶上的缕缕炊烟和着晚归的牛羊叫声和忙碌的人们的笑声,构成了一幅恬静的山乡晚归图。

  山上的冰草丛中夹杂着一丛丛野韭菜,儿子一时分辨不出韭菜和冰草,妻子告诉他:“冰草和韭菜叶子的颜色不一样,韭菜的绿色深、叶子嫩而宽,冰草的浅,叶子窄些、薄些。”由于天气旱,许多韭菜都起韭菜苔了,含苞未放的白色的韭菜花蕾星星点点在草丛中摇摆。韭菜大都有尺许高,而且五六根一簇,用指甲轻轻一掐就下来了。儿子急不可耐,有时握着满满一把,连菜带草都撕了下来,不一会儿就是一大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妻子却兴致正高,在我们的再三催促下才下山返回,路过水渠把染绿的手反复搓洗,但手掌仍有绿意,放在鼻子上一闻仍是一股浓浓的味道。

  第二天早晨,母亲和妻子细心把韭菜中的草摘去,用清水洗净,放在太阳下晒了一会,找来一个小口坛子装上,撒上盐,用两块鹅卵石压上,腌成咸韭菜。去兰州,给小妹带了一些,刚上车就有人说:“哪来的一股韭菜味?”我们笑了,野韭菜味道之浓烈是捂不住的。小妹见到家乡的野味欣喜不已,放在冰箱内,每次面条饭上漂着家乡绿绿的韭菜,就会勾起对家乡无限的情怀。

  过了几天,侄儿来时,把腌的咸韭菜连同坛子一同带来,打开坛口,一股浓郁的香味弥漫在整个屋子。

  亲不亲故乡人,美不美家乡水。恋家是每一个人永远都无法割舍的情绪。(作者:肃南二中)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